360直播无插件高清CCTV5|球探数据大师ios
您的位置 : 白菜文学网 > 小说库 > 武侠 > 琴师

更新时间:2019-10-31 10:06:18

琴师 连载中

琴师

来源:幻想书院作者:贤若帝心分类:武侠主角:姜尧章萧疏影

姜尧章萧疏影是小说名字?#23567;?#29748;师》里面的主角,它的作者是贤若帝心,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:晋王朝德宗年间,湖北神农架剑门创立。剑门主人通音律,晓道学,是晋王朝末年有名的剑客音乐家。――唔,姜尧章的心愿可是成为像高渐离那样的英雄――本书?#24425;?#20102;一位琴师的奇幻漂流。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此言一出,当真天地变色!

天下四大剑宗之一,湖北神农架剑派独尊的剑门主人!

“真的是姜轻侯?”

“在这种小酒庄竟然能见到姜轻侯?”

“是啊,这可奇怪了,听说姜大侠已经十多年没有现世,今天竟能在这里碰?#21073;?#19981;会是假的吧?”

“姜轻侯!是姜轻侯姜大侠?”

“哎,你说这人是真的假的?”

“假的?笑话,你有像他那样儿的手段?”

“?#19968;?#21548;说啊,姜大侠的借力打力,控鹤擒龙手法也非比寻常,刚才那人不就以这招挡下了乞丐和大汉?”

人群沸腾了!

众吃客中,坐在一处角落不动声色的‘灵剑双侠’此时也目瞪口呆的看着这边,那青衣人刚才就坐在他们的身旁一张桌子旁,不动声色,只是在嚼着自?#40548;?#37324;的饭菜,只是在不停喝酒,只是看着这对侠侣笑,这人衣着光鲜,初看时,还以为是哪个大户人家的管?#19968;?#38498;,没想到竟是这样一位深藏不露的大高手!

就在刚才,他们只看到身?#38405;?#20010;青衣人化成一道光般冲了出去,并且在下一秒,成功抵住了乞丐的一拳与那大汉的刀。

单是这一手轻功......

灵剑双侠都一阵唏嘘,他们是万万不及的,更何况,那神秘莫测,堪称光怪陆离的剑法?

恐怕这天下间,在剑术上能比的过姜尧章的也就只有当今‘剑神十剑’的独孤行了。

姜尧章笑看着乞丐,连道“想不到今个来酒楼吃顿饭,都能碰到武?#31181;?#30340;前辈高人!哈哈哈,在下的运气可说是相当的好!”顿了顿,立刻朝乞丐拱手道?#30333;?#19984;苏三苏前辈,晚辈这边有礼了!”

那乞丐?#35835;?#19979;,接着仰?#39277;?#21704;大笑起来“你小子还称什么晚辈?咋们江湖人只看武功高?#20572;?#19981;论年龄大小,你小子现在的武功都这么厉害了,估计再过两年,叫花子见了你,都得给你请安。”说着,又多看了姜尧章身后的女子两眼,连道“叫花子向来听说剑门很少?#24352;?#24351;子,不知这位是......”

姜尧章道“哦,这是在下新收的弟子,疏影。”

苏三点?#35828;?#22836;,似有些意味深长的“哦”了一声,便不再言语了。

姜尧章依旧恭敬的眉开眼笑“承前辈夸奖,在下实在不敢当。”他这话却是在回应适才苏三夸赞他以武论辈的说法,姜尧章说着,一抬头朝人群?#24515;?#21898;一声“灵剑双侠的二位,不出来吗?”

卓紫衣与殷天峰听到姜尧章在叫自己,也颇有些无奈,本来不打算出来见面的,没办法,既然人家叫了,这面子总还是要给的。思虑到此,卓紫衣与殷天峰施展轻功,跃出人群。

齐刷刷的拱手见过了醉丐苏三。

醉丐苏三?#19981;?#21916;的拍着手,连道“你们这对侠侣可欢喜的紧啦!不知啥时候,叫花子也能找到像卓姑娘这样美的女子呢。”

殷天峰一脸黑线的默不作声,只抽出手,将卓紫衣拉在了身后。

卓紫衣?#25104;?#31245;有?#25104;?#19968;言不发。

醉丐苏三也不管他们,这灵剑双侠的脾气果然如出一辙,一样的臭,难怪有句老话说得好‘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。’这灵剑双侠可谓进对了门。

醉丐苏三与狂丐洪并、哑丐龚麻子并称江湖三丐。

而醉丐苏三则是目前南丐帮的新任帮主。

苏三好酒,一喝就没个谱,非得将自己灌醉,若不然就是让一个酒楼的所有酒尽收其腹,然后眼睁睁看着那酒楼赔本关门。

毕竟,这叫花子喝酒从来都如?#20154;?#32780;?#19968;?#26159;白开水,喝的再多,就是不给钱!

苏三是个流?#35828;?#20154;,一个流浪?#40548;?#28982;不会受任何组织的束缚,丐帮虽然有他这号人物,但却很少有帮众知道苏三的真正去向,苏三一直都是来无影去无踪,所谓‘神龙见首不见尾’,说的就是他这号人物。

如今,苏三在酒楼前与那大汉仓促动手,自然难掩一身高强武功,一些有见识的行家,看的久了自然就会认出来,加上苏三在江湖中辈分极高,就连成名日久的姜尧章见了,也得乖乖的恭敬行礼。

“罢了罢了。”苏三点头?#25991;裕呐?*上的?#23601;粒?#25196;长而去。

一个自由惯?#35828;?#20154;,最看不得与熟人打招呼,苏三就是这样的人,他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的来历,更不愿意在众目睽睽之下见到熟人,他像在逃避着什么,因此通常情况下,他往往不会在一个地方呆太久。于此相同,他若想离开,也绝没有人可以留下他。

看着远去的苏三,姜尧章无奈笑了下,转身朝大?#40548;?#21435;。

众吃客见一场好戏随着醉丐苏三的离去而结束,都不免一阵唏嘘,辗转刚才一番情景,便都渐渐重?#21482;?#21040;各自座位上?#38498;?#36215;来。

大汉见姜尧章朝自?#40548;?#26469;,因感激他适才解围,正要拱手道谢,姜尧章却将地上的大刀捡起,递给了他,起?#20219;?#36947;“不知老兄高姓大名?”

那大汉道“在下余姚。”

姜尧章恍然大悟“原来是?#21861;?#32418;旗武馆的‘五虎断门刀’余姚,余大侠!”

余姚谦虚道“不敢当。我?#24425;?#22836;一回见到姜轻侯真容。”

姜尧章虽隐居剑门授徒传道,已有十多年未在江湖中现身,但他的声明早已传开,当年京州大都之颠与独孤行一战成就了他一代剑侠的名声,只不过与胡古道与素?#23567;?#20041;侠”之名的虬髯客不同的是,姜尧章没有胡古道那样隔几年就要找一次独孤行的麻烦的诡谲性子。虽说大多数时间都是胡古道单方面被完虐,但胡古道凭借锲而不舍,不撞南?#35762;?#22238;头的高尚品德,终于耗尽了独孤行的耐心,十剑主打架向来只用一柄剑,但在最后一次与胡古道对阵的时候,给足了这无赖的面子,居然十剑尽出,胡古道一门心思的研究单一剑法《戮剑图》,?#38750;?#30340;便是快速与狠辣,对上独孤行的千变万化自然不是敌手,但至于最后为何独孤行会十剑断其九,这是个迷。

武?#31181;?#30340;迷向来只有当事人才明白期间道理,而且明白期间缘由的二人不会泄露这秘密,倒有种烂在肚子里的感觉。

话说回来,人家独孤行好歹在江湖中成名数十年,能够成为当今天下第一剑客的侠?#31185;?#20250;轻?#36164;?#32473;初出茅庐的胡古道?

那断其九的九柄剑,若非胡古道运气好,断了其中一二柄以算了不得,能?#27426;?#20061;柄剑的,也就只有独孤行一人了。

独孤行这老一辈,为了给新人铺路,当真操碎了心。或许在他自断九剑后,心中也后悔无比,但在这悔意中,更多的是欣喜――剑断了可以重铸,这回算是一了百了,起码不用在受胡古道的?#21862;?#21621;!这臭小子,总算能让爷好好休息几年了。

胡古道成了名,自然不会为难独孤?#23567;?#20294;前车之鉴......

胡古道走了,在他身后还有千万人,前赴后继,勇往直?#21834;?/p>

更没有虬髯客的大义,虽然江湖中人?#24425;?#24120;称姜尧章为大侠,可他明白,真正的大侠,应当是虬髯客那样的舍生取义者,他姜尧章在自身性命方面,相比虬髯客,还是有些贪婪的。

胡古道算一个,悍不畏死挑战独孤行;那么,虬髯客应当?#33756;?#36825;些人中的一个。

虬髯客是个懂得拿捏分寸的人,他练剑二十年,觉得自己有所成,便整装待发朝着京州大都而来。

期间还多次飞鸽传书,邀请独孤行赴约。

独孤行这个天下第一当的也憋屈,本来威严无比的一个名号‘剑神十剑’硬生生活成了剑术教练!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!

不过,不赴约众口难辨,实在说不过去,毕竟在这世道,有的人就好没事找事,同样还有一些跟风者,有事没事聊一聊武林成名人物的?#32032;裕?#25351;指点点,慷慨激昂,倒有种指点江?#21073;?#22810;少豪杰之美?#23567;?/p>

独孤行这辈子最大的缺点就是太在意别?#35828;?#30446;光,其实大可不必如此,‘剑神十剑’的威名,江湖中谁敢出来说闲话?找死吗!

在那一?#21073;?#23396;独行只用了一柄剑,正如往常一样的结果,虬髯客对战独孤行,大败而归;这是其中一种说法,另一种就近乎神话色彩了。

虬髯客战独孤行,玲珑剑法高深莫测,独孤行十剑断十剑,可惜,虬髯客气力不佳,惜败。

自此,不论输赢,杳无音讯。虬髯客名声大噪。

但在他成名之后的十年间,虬髯客又神秘的销声匿迹,就连自己的同门都不知他究竟去了何处。

人们?#23478;?#20026;虬髯客因为与独孤行一战中受了重伤,有可能在回归师门的同时,旧伤新发,气绝身亡。

这虽是一大猜测,但经过十多年的验证,?#35328;?#26080;形中成为一种默许。

至于姜尧章,相比胡古道与虬髯客就显得潇洒很多了。

若不是有事来一趟濠州,恐怕今天这事他也不会遇?#21073;?#35201;不是认定了这苏三与自己有一段渊源,恐怕他也?#24651;?#21435;管这闲事。

只不过,他仅凭两招接下了醉丐苏三的成名绝技‘醉八仙’并且凭借莫测身法,将余姚推开避免他受伤,这期间甚至都没有碰触到他背负的古琴暗香。

这手段......

啧啧。

思绪至此,姜尧章朝余姚相视一笑。

又朝走远的苏三大声道“前辈,可记得“剑鬼吠罗”?”

苏三本以显得?#26519;?#30340;脚步忽然停了下,站在原地略转了半下头,接着又朝?#30333;?#21435;,连道“幽王洪并,叫花子正想念他呢。姜轻侯,若你能在见到他,替叫花子向幽王问个好。”

姜尧章笑而不语。心中却道“家师也正想念前辈呢。”仰头看天,心中一阵唏嘘“还有几年时间啊,家师兴许才会在此出山。”余姚心中虽好奇却并没有问个中缘由。

姜尧章扭头朝一处角落看去,“痴儿,还不出来拜见师傅?”

檀道济这时才走了出来,恭敬的朝姜尧章行礼“师尊。”

余姚有些意外道“这位是......”

檀道济又朝余姚行礼“檀道济。”

姜尧章道“这时我二弟子,贼盗义兴。”

余姚连道“剑门虽不出世于江湖,但“剑门七秀”之名,在下早早就听过了,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小可。”

檀道?#20204;?#36874;道“不敢当。”

姜尧章道“小檀这?#20301;?#20250;比武机会难得,你可要好好把握。”

檀道济点头不语。

余姚心中暗奇,谁不知,剑门向来耻于同朝廷为伍,怎么这檀道济却反倒很热?#36816;?#30340;?

孰不知,檀道济虽然不甚满意天下之治,但建功立业向来是檀道济心中所求,他曾在剑门?#21271;?#26377;雄心壮志,言道“大丈夫,生在乱世,就应当提三尺剑,立不?#20048;?#21151;。”这件事,姜尧章始终记在心理,檀道济是个理想主义者,而姜尧章呢?

他不会阻止自己弟子建功立业的理想,相反,他还要帮助檀道济实现他的理想。

“接下来有何打算?”姜尧章说着,抬头朝二楼看了眼,扭头问檀道济与余姚“二位,可喝酒否?”

三人结伴一同走进鸣凤阁,重新要了酒菜,并将醉丐苏三的酒钱也一并算在姜尧章的头上,老板娘一听醉丐苏三的酒钱也有着落,一张哭丧的?#25104;?#31435;刻欢喜起来,忙?#24895;?#25163;下人抓紧备了几个好菜,连上了几大坛子的珍藏,等菜品齐全,姜尧章、萧疏影、檀道济、余姚三人?#38498;?#36215;来。萧疏影滴酒不沾,只粗浅吃了几个小菜,经此一事,隐居神农架剑门主人姜尧章重出武林,并与余姚结交,此事一传十,十传百以非常快的速度迅速传播。

姜尧章询问檀道济接下来的打算,才得知,距离皇会比武还有一段时间,檀道济打算去江?#36132;?#19968;玩,等快到时间,在赶回濠州参加皇会。

至于几时走......

他原定今日便离开濠州,可见到姜尧章,相识余姚后,一时高兴贪杯,恐怕不能在驭马,便决定第二天一早离开。

余姚举起酒坛子,朝姜尧章指了指,先自顾自的喝了口酒“姜兄怎么会在这鸣凤阁?”

姜尧章微笑下,拿起酒?#24120;?#22312;自己的酒碟上沾满酒,酒水于碟子齐?#21073;?#22914;同一体,期间无漏一滴酒。

做完这些,姜尧章才将酒坛放下,才道“来这里当然是为了三州皇会。”

“皇会?”余姚与檀道济都同时一愣,将酒坛放在腿上,?#25104;?#38452;晴不定“想不到姜轻侯对这朝廷鹰爪也有兴趣?”

檀道济眉头微皱——这余姚可真不会说?#21834;?/p>

余姚心知口误,又连道“啊。这个事还?#20040;?#38271;计议。”

姜尧章摇头道“哎,你莫要说,我剑门七秀中的檀道济便是这样的人嘞。”他似乎在说笑,又似乎完全不是。

檀道济便更不言语了。

姜尧章接着道“不过,在下嘛......做司马德宗的鹰爪,姜轻侯还没那个‘雄心壮?#23613;?#36825;?#23614;?#21152;皇会只为一睹当今武林风采。”

这话说的也直接,姜尧章离开江湖十多年,对于武林的风云变化自然不如十年前熟悉。

朝代百年更迭,江湖十年变迁。

当年姜尧章创办剑门时,武?#32622;?#20027;还是‘袁?#22204;?#20154;’北?#21507;潁?#22914;今十年沧桑过,现任武?#32622;?#20027;,是华山的‘栖霞君子’曲阳。

小说《琴师》 第10章 姜轻侯 试读结束。

猜你?#19981;?/h3>
  1. 情有?#20048;?#23567;说
  2. 校园小说
  3. 虐恋小说
  4. 科幻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

360直播无插件高清CCTV5 九乐棋牌安卓版下载神兽 微信送彩票 法甲联赛英语 做英雄杀代充赚钱吗 k ng丰禾棋牌官网 香港2018四不像图 jdb财神捕鱼有赢家吗 北京赛车pk拾分析软件 安徽时时彩快三 网上炒股